安远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顾恺之传

2021-01-24 16:29:00美文欣赏
为什么顾恺之的画没有真迹传世现在已经没有真迹留下2113了5261传世的均为唐宋摹本但也有反对女4102史箴图是他的作品的1653参见顾恺之吃甘蔗定律是什么晋人顾恺之吃甘蔗时,每每倒过来先吃尾。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这叫渐至佳境。”——唐·朱揆《谐噱录》如果由最甜部分的中间一段吃起,「头」和「尾」便会「淡而无味」。顾恺之是一个画家,他作画时喜欢在最后画眼睛。他认为眼睛是人身上最传神的器官。所谓倒食甘蔗,渐入佳境,就是这个意思。最后的眼睛传递的就是佳境.正所谓是苦尽甘来,否极泰来,美不胜收。苦尽甘来顾恺之

为什么顾恺之的画没有真迹传世

现在已经没有真迹留下2113了5261传世的均为唐宋摹本但也有反对女4102史箴图是他的作品的1653参见

顾恺之吃甘蔗定律是什么

晋人顾恺之吃甘蔗时,每每倒过来先吃尾。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这叫渐至佳境。”——唐·朱揆《谐噱录》如果由最甜部分的中间一段吃起,「头」和「尾」便会「淡而无味」。顾恺之是一个画家,他作画时喜欢在最后画眼睛。他认为眼睛是人身上最传神的器官。所谓倒食甘蔗,渐入佳境,就是这个意思。最后的眼睛传递的就是佳境.正所谓是苦尽甘来,否极泰来,美不胜收。苦尽甘来

顾恺之与其吃甘蔗的理论

《世说新语》上说,顾恺之敢吃甘蔗,是先吃尾。别人问他原因,而他说,慢慢地走进佳境。这是顾恺之率真通脱的事例。

顾恺之的历史地位

(346-407)〔东晋〕字长康,小字虎头,晋陵(今江苏无锡)人。

沉浸艺术,孜孜不倦,有“才绝、画绝、痴绝”之称。

其笔法如春蚕吐丝,初见甚平易,细看则六法兼备;

兴宁中在建康瓦棺寺壁作《维摩诘像》,容貌清羸,神态忘言,轰动一时。

又为谢鲲造像,布以石岩之中,可谓别出心裁,其对此自云:“此子宜置丘壑中”。

唐代张怀瓘对其画评价甚高,云:“张僧繇得其肉,陆探微得其骨,顾恺之得其神。

又通画理,著《论画》一篇,对后人颇有启迪。

传世作品有《列女仁智图》卷、《洛神赋图》卷(为宋人摹本),现均藏故宫博物院。

曾任参军、散骑常侍等职。

擅肖像、历史人物、道释、禽兽、山水等题材。

注意描绘生理细节,表现人物神情,画裴楷像,颊上添三毫,顿觉神采焕发。

画谢鲲像于岩壑中,突出了人物的性格志趣。

顾恺之的作品无真迹传世。

顾恺之在绘画理论上也有突出成就,今存有《魏晋胜流画赞》、《论画》、《画云台山记》3篇画论。

顾恺之的绘画及其理论上的成就,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但仍有一些诗句流传下来,如“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茏,若云兴霞蔚”等,细致生动地描写了江南的秀丽景色,充满诗情画意。

他活动的时候正是东晋中叶。

南朝以王、谢两家为首的士族门阀制度也已开始形成。

顾恺之的父亲顾悦之和他们年龄相若,是他们的同游。

王羲之和他的儿子王献之,是千古知名的书法艺术家。

谢灵运咏歌大自然的美丽诗篇,是这一题材的先驱。

他们承继嵇康、阮籍的崇尚真性情和重视文化修养,生活态度严肃,克服了西晋末期那些名士们的放荡、颓废的恶习。

顾恺之的生平经历,我们知道很少,只知道他最初曾在雄踞长江上流的将军桓温和殷仲堪的幕下任过官职,他和桓温的儿子桓玄颇有来往。

晚年任散骑常侍,六十二岁去世。

他对一些世俗事物的率真、单纯、乐观、充满真性情的生活态度,就曾经在若干传说故事中被形容为“痴”。

他不只是在绘画艺术方面表现了卓绝的才能,也是一个擅长文学的人。

他曾被当时人称为“才绝、画绝、痴绝”。

顾恺之的绘画在当时享有极高的声誉。

”他封了一橱自己的作品存在桓玄处,竟被桓玄从橱后全部窃去,以致引起他的惊喜:“妙画通灵,变化而去,亦犹人之登仙。

据说开门的一刻,那维摩诘像竟“光照一寺”,施者填咽,俄而得百万钱。

顾恺之的作品,据唐宋人的记载,除了一些政治上的名人肖像以外,也画有一些佛教的图像,这是当时流行的一部分题材。

他也画了一些神仙的图像,因为那也是当时流行的信仰。

这就改变了汉代以宣扬礼教为主的风气,而反映了观察人物的新的方法和艺术表现的新的目的,即:离开礼教和政治而重视人物的言论丰采和才华。

从而为人物画提出了新的要求——表现人的性格和精神特点。

在顾恺之的著作言论中,我们见到他反复强调描写人的神情和精神状态。

顾恺之和陆探微、张僧繇是南北朝时期三个最重要的画家,代表了汉代美术得到迅速发展和成熟的人物画艺术。

顾恺之的《论画》一文,象他另外两篇关于绘画艺术的文字一样,都因相传错脱,不易通读,只能揣其大意。

而全篇最前段,特别谈到:“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台榭一定器耳,难成而易好,不待迁想妙得也。

东晋兴宁年间(公元三六三—三六五年)顾恺之在金陵(今南京)瓦棺寺所画的维摩诘像,有“清羸示病之容,凭几忘言之状”,画出了维摩诘的病容及病中与人对谈时的特殊神色。

同时,这一记载也说明中国流传的佛教图像,不是完全模仿外来的艺术。

也有记载,他故意把谢鲲画在岩石中间,可见他曾企图用环境来烘托人物的性格。

但是要画“目送飞鸿”,想凭目光的微妙表现传达出对于天边云际有所眷恋的、捉模不定的迷惘的心绪,则是比较难的。

另外,他也曾明白地谈到“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提出了描绘眼睛是人物画艺术中的最重要的技巧。

当众点晴妙捐百万我国古代东晋,在南京建造了一座佛教寺庙叫瓦棺寺,寺庙落成后,和尚请众人捐施。

有一个人捐款超过十万的,大家以为这个小名叫“虎头”的穷年轻人吹牛乱写,所以和尚当即让他把写的数目涂掉,但是这位年轻人却十分有把握地说:“别忙!

”于是,他就关起门来,在指定的空白墙壁上画了一幅像唯独眼珠没有画。

第二天捐五万钱,以后,捐助数目由你们规定。

寺门大开,如同神光显耀,满城哄动,人们争相来寺观画。

看画的人络绎不绝。没有多久,百万数目就凑足了。

顾恺之的传承弟子是谁

顾恺之(2113348年—409年),字长康,小字虎头,汉5261族,晋陵无锡4102(今江苏焦溪)人。

精于人像、佛像、禽兽、山水等,手野时人称之为三绝:画绝、文绝和痴绝。

顾恺之与曹不兴、陆探微、张僧繇合称“六朝四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