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远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捕蛇者说-2捕蛇者说里面讲的是什么蛇

2021-01-24 14:03:31美文欣赏
捕蛇者说里面讲的是什么蛇永州核者含的2113野外生长一种奇特嫌御的蛇,黑色的身子5261上,白色的花纹;如果它咬了1653人,就没有治愈的办法。起初,太医用皇帝的命令征集这种蛇,每年征收两次,招改笑募能够捕蛇的人,用蛇来抵充他的赋税。异蛇2113,又称五步蛇,五步蛇又名尖吻螅、蕲蛇。五步蛇属蝮蛇科,蝮蛇属,为剧毒蛇。因其全身黑质白花,故又名白花蛇,还因为吻鳞与鼻间鳞均向背方翘起,所以还名褰鼻蛇。尾部侧扁,尾尖一枚鳞片尖长,称角质刺,俗称“佛指甲”。”药用五步蛇虽毒,却是我国的名贵传统中药,是封建王朝皇上指

捕蛇者说里面讲的是什么蛇

永州核者含的2113野外生长一种奇特嫌御的蛇,黑色的身子5261上,白色的花纹;

如果它咬了1653人,就没有治愈的办法。

起初,太医用皇帝的命令征集这种蛇,每年征收两次,招改笑募能够捕蛇的人,用蛇来抵充他的赋税。

异蛇2113,又称五步蛇,五步蛇又名尖吻螅、蕲蛇。

五步蛇属蝮蛇科,蝮蛇属,为剧毒蛇。

因其全身黑质白花,故又名白花蛇,还因为吻鳞与鼻间鳞均向背方翘起,所以还名褰鼻蛇。

尾部侧扁,尾尖一枚鳞片尖长,称角质刺,俗称“佛指甲”。

”药用五步蛇虽毒,却是我国的名贵传统中药,是封建王朝皇上指定进贡的珍品,也是出口的珍贵药材。

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

”宋庄绰《鸡肋编》载“白花蛇”条云:“今医家所用,惟取蕲州蕲阳镇山中者。

得之者以充贡。洞内外财产,虽枯两目犹明;

其舒州宿松县又与黄梅为邻,间亦有之枯则两目皆不明矣。

他还在《本草纲目》中,对蕲蛇的形态、习性、捕捉干制的方法和用途作了详尽的记述。

然蕲地亦不多得。市肆所货,官司取者,皆自江南兴国州诸山中来。

人以此寻获,先撒沙一把,则蟠而不动。

“《尔雅·翼柴》亦有类似记载:蛇死后皆闭,惟蕲州花蛇开。

”产地五步蛇旧时产于蕲州龙峰山、麒麟山、凤凰山、雨湖一带,蕲春、浠水交界的三角山亦偶尔有可得。

黑花不过数金而已。昔产龙峰山洞,今无有,惟三角山出,一岁不能多得,土人获此物必食荤物方可。

”并说:“市肆所货,皆浙蛇,非蕲蛇,花与指甲皆同,土人亦莫能辨。

…。”五步蛇名贵求之者多。

…”。五步蛇性喜潮湿阴凉处,多穴居栖息在山谷溪涧岩石上,落叶间,竹林下,草丛中,外出往往伏于烂草枯叶之间,以便于发起进攻、猎取食物和隐蔽自己。

五步蛇为胎生,产子甚稀。

蛇肉具有祛风湿,散风寒,舒筋活络,并有镇痉、止痒之功能,能治风湿性关节酸痛、四肢麻骨神经痛、风瘫疠风、遍身疥癣、黄癣、皮肤瘙痒、恶疮疥癣、小儿惊风、口疮等疾。

《鸡肋编》:“以轻小者为佳,四两者可值十千足。

”异蛇是几种剧毒蛇的总称,按照生物学的分类,属于眼镜蛇科的眼镜蛇属和环蛇属动物。

应该是五步蛇

捕蛇者说原文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

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去死肌,杀三虫。

永之人争奔走焉。有蒋氏者,专其利三世矣。

今吾嗣为之十二年,几死者数矣。

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

”蒋氏大戚,汪然涕曰:“君将哀而生之乎?

向吾不为斯役,则久已病矣。

曩与吾祖居者,今其室十无一焉;

与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

而吾以捕蛇独存。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

谨食之,时而献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尽吾齿。

其余,则熙熙而乐。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

”余闻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也。

呜呼!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

捕蛇者说柳宗元永州之野产异蛇.

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去死肌,杀三虫。

募有能捕之者,当其租入。

有蒋氏者,专其利三世矣。

”言之貌若甚戚者。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

”蒋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将哀而生之乎?

向吾不为斯役,则久已病矣。

而乡邻之生日蹙,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

触风雨,犯寒暑,呼嘘毒疠,往往而死者,相藉也。

与吾父居者,今其室十无二三焉。

非死即徙尔,而吾以捕蛇独存。

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

谨食之,时而献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尽吾齿。

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吾尝疑乎是,今以蒋氏观之,犹信。

孰知赋敛之毒,有甚于是蛇者乎!

捕蛇者说原文译文

永州的山野间生长一种奇异的蛇,黑色的身子而有着白色的花级;

如果咬了人,就没有办法救治。

还能去掉腐烂的肌肉,杀死人体内的各种寄生虫。

于是永州的人争先恐后地干这件事。

我问他,他就说:“我的祖父死在捕蛇这件事情上,我父亲也死在捕蛇这件事上。

”他讲到这些,脸上好象很悲伤的样子。

我打算去对主管收税的官吏讲一讲,更换你的差事,恢复你的赋税,那怎么样?

那末我干这个差使的不幸,还不及恢复我的赋税那样严重。

自从我家三代居住此乡,累计至今有六十年了,而乡邻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窘迫。

先前和我祖父同时居住此地的,现今十户人家里剩不到一家;

和我本人同住十二年的,十家里也剩不到四五家。

每当凶横的差吏来到我乡,从东头闹到西头,从南边闯到北边,吓得人们乱嚷乱叫,连鸡狗也不得安宁。

平时精心喂养,到时候拿去进献,回家就能美美地享用土田里的出产,来安度我的天年。

现在即使死在这上头,比起我乡邻们的死已经是晚了,又怎么敢怨恨呢?

孔子说过:“苛政比老虎凶猛。

如今拿蒋姓的事例来看,说的还是真情。

有谁知道横征暴敛对老百姓的茶毒,比毒蛇更厉害呢?

《捕蛇者说》翻译_1

永州的野外生长着一种奇异的蛇,黑色的身体,白色的花纹;这种蛇碰到草木,草木全都干枯而死;如果咬了人,没有能够抵御蛇毒的办法。然而得到它后,把它晾干用来做为药饵,可以用来治愈麻风病、手脚弯曲不能伸展的病、肿脖子病和恶疮;还可以去除坏死的腐肉,杀死人体内的寄生虫。起初,太医凭借皇帝的命令征集这种蛇,每年征收两次,招募能捕捉这种蛇的人,用蛇抵他的税赋。永州的人都争着去做这件事。有个姓蒋的人家,享受这种好处已经有三代了。我问他,他却说:“我的祖父死于捕蛇,我父亲也死于此。现在我继承祖业干这差事也已十二年了,有好几次险些死掉。”他说这番话时,神情像是很忧伤。我很同情他,就说:“你怨恨这差事吗?我打算告诉管政事的人,让他更换你的差事,恢复你的赋税,怎么样?”蒋氏十分悲伤,眼泪夺眶而出的说:“你是想要可怜我让我活下去吗?那么我这差事的不幸还不像恢复我的赋税的不幸那么厉害呀。假使当初我不做这个差事,就早已困苦不堪了。自从我家三代住到这个地方,算到现在,已经六十年了,可乡邻们的生活一天天地窘迫,把他们土地上生产出来的东西都拿出来,家里的收入也尽数拿去,哭喊着辗转迁移,又饥又渴的跌倒在地上。顶着狂风暴雨,冒着严寒酷暑,呼吸毒气,死去的人互相堆叠。从前和我祖父同住在这里的,现在十家中剩下不到一家了;和我父亲住在一起的人家,现在十家中剩下不到两三家了;和我一起住了十二年的人家,现在十家中只有不到四五家了。不是死了就是逃走了。可是我却由于捕蛇这个差事才活了下来。凶暴的小吏来到我家乡,到处吵嚷叫喊,到处骚扰,喧闹叫嚷着惊扰乡间的气势,即使鸡狗也不能安宁啊。这时我就紧张地起来,看看我的瓦缸,我的蛇还在,就放心躺下了。小心地喂养蛇,到时候把它献上去。回来就可以有滋有味的吃着土地上生产的东西,来过完我的岁月。一年里冒死只有两次,其余时间我都是快乐地过日子。哪像我的乡邻们天天有死亡的威胁!现在我即使死在这差事上,比起我的乡邻们的死就已经在后了,又怎么敢怨恨”

捕蛇者说翻译_2

SnakeCatcher

捕蛇者说

【原文】永州之野产2113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5261以啮人,无御之者。4102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1653风、挛〔足宛〕、瘘疠,去死肌,杀三虫。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岁赋其二;募有能捕之者,当其租入。永之人争奔走焉。有蒋氏者,专其利三世矣。问之,则曰:「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今吾嗣为之十二年,几死者数矣。」言之貌若甚戚者。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将告于莅事者,更若役,复若赋,则如何?」蒋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将哀而生之乎?则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复吾赋不幸之甚也。向吾不为斯役,则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乡,积于今六十岁矣。而乡邻之生日蹙,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号呼而转徙,饿渴而顿踣。触风雨,犯寒暑,呼嘘毒疠,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与吾祖居者,今其室十无一焉。与吾父居者,今其室十无二三焉。与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非死即徙尔,而吾以捕蛇独存。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吾恂恂而起,视其缶,而吾蛇尚存,则弛然而卧。谨食之,时而献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尽吾齿。盖一岁之犯死者二焉,其余则熙熙而乐,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余闻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蒋氏观之,犹信。呜呼!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故为之说,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译文】永州的郊野生长一种奇特的蛇,黑色的皮质,白色的花纹;它碰到草木,草木都要死掉;如果咬人,没有什么办法医治。然而捕捉到这种蛇,把它晒干用作药饵,可以用来治愈麻疯、手脚拳曲、脖肿、恶疮,消除坏死的肌肉,杀死人体内的寄生虫。当初,太医用皇帝的命令征集这种蛇,每年征收两次,召募能够捕到这种蛇的人,让他捕蛇来抵他的租赋。永州的百姓争着干这差事。有个姓蒋的,独自享受这捕蛇抵赋的好处已有三代人了。我问他,他却说:“我爷爷死在捕蛇抵赋这差事上,我父亲死在这差事上。现在我接着干这差事十二年了,有好几次差点儿死掉。”他说这些话时,脸色好像很悲哀。我怜悯他,并且说道:“你怨恨干这差事吗?我打算去告诉主管官,让他更换你的差事,恢复你的租赋,你看怎么样?”他大为悲伤,眼泪汪汪,说道:“您想哀怜我,让我能够活下去吗?那么我告诉您,我干这差事遭受的不幸,是远不如恢复租赋遭受的不幸的。要是先前我不干这差事,那我早已困苦不堪了。自从我家住在这个地方,三代人到现在,已经六十年了。这六十年间,乡邻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窘迫,他们把田里的出产全部拿出,把家里的收入全部用尽,(也交不够租赋),只得哭号着辗转迁徙,饥渴交迫而倒毙在地,顶着狂风暴雨的袭击,受着严寒酷暑的煎熬,呼吸着带毒的疫气,常常是死去的人一个压一个。从前和我爷爷住在一起的人家,现在十户当中难得有一户了;和我父亲住在一起的人家,现在十户当中难得有两三户了;和我一起住了十二年的人家,现在十户当中难得有四五户了。那些人家不是死绝了就是迁走了。联而我却由于捕蛇而独自存活下来。凶暴的官吏来到我们这个地方,四外狂喊乱叫,到处骚扰毁环,气势汹汹,惊骇乡里,就连鸡狗都不得安宁啊。我心中惦记,起身看看那瓦罐,蛇还在里面,我又放心躺下了。我小心喂养蛇,到时候把蛇送上去交了差。回家后我有滋有味地吃着田地里长出的东西,来过完我的岁月。一年当中冒死的情况只是两次;其余时间我就可以快快乐乐地过日子了。哪像我的乡邻们天天都有死亡临头呢!现在我即使死在这差事上,比起那些死去的乡邻已经是要晚了,我怎么敢怨恨这差事呢?”全文共5段,可归纳为三大部2113分:第一部分,5261第1段;4102第二部分1653,第2至4段;第三部分,第5段。第一部分又可分为三层。第1层(“永州之野产异蛇”至“无御之者”):写了蛇的产地、外形特征和剧烈的毒性。第2层(“然得而腊之以为饵”至“杀三虫”):写蛇的医学功用。第3层(“其始”至“永之人争奔走焉”):交代出永州人争捕异蛇的原因。这一部分是写毒蛇之毒和永州人争捕毒蛇的原因。这里,读者不禁会问,毒蛇既有剧毒,一旦咬了人,人就会丧命,为什么仅仅因为它可以顶租税,人们就甘愿冒着死亡危险,争先恐后去捕捉它呢?这就暗示出田租赋税比毒蛇更可怕这一事实。这一部分着力去写毒蛇之毒,也正是为了衬托下文所要写的田租赋税之苦。第二部分可分为三层。第1层(第2段):交代蒋氏三代人所受的毒蛇之害。这一段开头写蒋氏三世专享捕蛇的好处,接着用则字一转,交代蒋氏三代身受捕蛇之害拿衡唯,说明不纳税之利是用三代人的生命换取来的。捕蛇并不是什么专利,而是送死。既然如此,那么放弃这种苦差好不好呢?第⑴小层(“蒋氏大戚”至“则久已病矣”):通过蒋氏之口,说出赋税之不幸更甚于捕蛇之不幸。正因为这样,所以当蒋氏听到作者要“更若役,复若赋”的建议时,才“大戚”,“汪然出涕”。那么交租纳税,到底不幸到什拦答么程度呢?第⑵小层(“自吾氏三世居是乡”至“往往而死者相藉也”):写出六十年来,乡邻们倾家荡产,颠沛流离,啼饥号寒,尸横遍野的悲惨遭遇,是文中“乡邻之生日蹙”的具体写照。第⑶小层(“曩与吾祖居者”至“而吾以捕蛇独存”):进一步对农村人烟稀少、十室九空的悲惨状况,作了极概括的历史回顾。“而吾以捕蛇独存”一句由“而”字一转,说明捕蛇虽苦虽险,但除此之外,更无生路。第⑷小层(“悍吏之来吾乡”至“虽鸡狗不得宁焉”):生动具体地勾画出官吏催租逼税的凶暴面目,及给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第⑸小层(“吾徇徇而起”至“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写捕蛇消培人,因冒死捕蛇而换来的暂时的安定生活。第⑹小层(“今虽死乎此”至“又安敢毒耶”):照应第三段,回答了作者向他提出的“若毒之乎”的问题,答案是不敢以捕蛇为苦。捕蛇者说一.本周教学内容:《捕蛇者说》二.学习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