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远文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句子

诗歌句子

「副刊·美文」红红的年

2021-02-23 01:42:19诗歌句子
我喜欢红色,尤其喜欢用红色托举出来的年。那火一样燃烧的色彩,那抑制不住的喜庆气氛,让凛冽的冬收敛起往日的威风,也让千百年来穿行在数九寒天里的年有了温度,有了经久不衰的魅力。在我的印象里,年总是伴随着最先响起的那几声零星的鞭炮声而到来。常常是,我正伏案在办公桌前的琐事里,或奔走在暮色匆匆的马路上,忽然,空中传来了几声鞭炮的脆响。侧耳聆听,不像是震耳欲聋

「副刊·美文」红红的年图

我喜欢红色,尤其喜欢用红色托举出来的年。

那火一样燃烧的色彩,那抑制不住的喜庆气氛,让凛冽的冬收敛起往日的威风,也让千百年来穿行在数九寒天里的年有了温度,有了经久不衰的魅力。

在我的印象里,年总是伴随着最先响起的那几声零星的鞭炮声而到来。

常常是,我正伏案在办公桌前的琐事里,或奔走在暮色匆匆的马路上,忽然,空中传来了几声鞭炮的脆响。

侧耳聆听,不像是震耳欲聋的那种炸雷的声音,也不像几百响几千响一串的连珠炮的声音,而是像极了我小时候放过的、裹着红色外衣的划炮或小摔炮发出的声音。

这含蓄的、略带羞涩的声音,无来由地让我想起春节拜年时那躲在奶奶背后,却又忍不住好奇窥觑来客的邻家小妹;也让我想起又一个崭新的、火红的年,正随着那几声闪着红光的炮声,向我们微笑着走来。

配图来自网络,下同

听到了不很响亮、还带点稀稀拉拉的鞭炮声,我的父母愈加忙碌起来。

在他们听来,那猛然奏响的声音不亚于年的集结冲锋号。

母亲开始昼夜不停地扑在缝纫机上,给一家老小赶制过年穿的新衣服。

望着厚厚的一摞衣料中母亲专为我量身裁剪的红条绒衣裤,我的心里早乐开了花。

父亲则买来红纸,按照门楣门框的高低宽窄,把它们裁成大小对称的条幅。

做这件事的时候,父亲是极其认真的。

他用一条洗得发白的毛巾把八仙桌来回擦上好几遍,然后把墨汁倒在小碗里,再取出搁置了很久不用的毛笔。

每当此时,我都会静静地肃立一旁,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父亲写对联。

只见他略微沉思一番,将毛笔伸向碗里,接着将吸饱了墨汁的笔在碗边儿沾几下,挤掉多余的墨汁,然后挥舞起来。

笔尖随着他手腕的一上一下、一起一落,一个个漂亮的毛笔字便落在了一副副红联上。

看着那一个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我仿佛看到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鸟,在空中飞降过来,顷刻间落满了一棵棵枫树的枝干。

这些充满活力的“鸟儿”,给冬天里的“枫树”带来了鲜活的气息,也让我的心里充满了好奇与钦佩。

我的父母乐善好施,尽管自己很清贫。

每年父亲写对联,不是一副两副,而是一开张就是几十副。

他小心地把写好的对联,一副一副摆在自家的炕上,让它们自然晾干。

等完全干透了,就派我和弟妹,去给邻里的父老乡亲送对联。

那时各家各户春节贴的对联基本上都是手写,不像现在满大街都是一个模子的印刷品,虽然精美,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收到对联的人家,自是喜不自禁。

那些会剪纸的阿姨们,也会把自己剪的大红窗花回馈几张给我们,表示谢意。

除夕那天,一家人早早吃过了饭,就着手准备贴对联。

父亲先在锅里烧点水,搅点面粉煮浆糊,等稍凉些,就开始贴对联。

他把对联翻过来放到桌上,用刷子沾上浆糊均匀地抹一层,然后踩到凳子上往门框两边开始贴,一边贴一边喊我和弟妹帮他看贴歪了没有。

如果歪了,便要反复校正,直到贴得端端正正为止。

两边的对联贴完了,最后才在门楣上贴上四个字的大红横批。

贴好了对联儿,贴福字。

这“福”字也是父亲的杰作。

一个个“福”字,遒劲洒脱,厚重中透着飘逸。

它们虽卧在各自菱形的红纸内,安静得没有半点声息,但在我的注目中,总觉得它们会动,会笑,还会唱。

要不,父母年年望着这些“福”字,脸上怎么都会洋溢起少有的、生动的笑容呢?真不知这简单架构的笔画间,蕴藏了多少人的寄托和祈愿。

贴的时候心绝对是虔诚的,不能有半点马虎。

大门外的要正着贴,寓意迎福纳福;房间里的则要倒着贴。

起初,看着屋内倒贴的“福”字,我大声叫道:贴反了,贴反了。

父亲却不以为然:“没错,屋里的福字就是要倒着贴,这叫做:福到福到。

我挠挠头,没想到,贴个“福”字,还有这么多的讲究。

对联贴了,“福”字贴了,漂亮的窗花也被我们一一请到了窗户玻璃上。

此时,房间里宛若涂抹上一层红红的色彩,温暖鲜亮起来。

父亲又忙着挂灯笼。

灯笼是父亲用几根细铁丝、细竹条外加几张硬纸壳粘上红纸做的。

其实,父亲也没有学过做灯笼,只是按照自己的想象揣摩着做的。

刚开始,确实费了很大的功夫,但他却乐此不疲。

做的次数多了,渐渐顺畅起来。

早些年,灯笼里燃的是一根蜡烛,后来改成了灯泡。

尽管父亲做的灯笼略显粗糙,也不漂亮,更比不上街上卖的美观玲珑,但在我的眼里,那灯笼里散发出的一团柔和的光亮,比一炉子的旺火还要温暖呢。

至此,屋里屋外、门上窗上,甚至墙角旮旯里,都被这些跳动着的火苗映衬得红彤彤、暖洋洋了。

我看到,每个人的眼里都盈着欢喜和笑意。

心里就想,过年真好!恨不得一年365个日子都变成年才好呢。

吃过了一年当中最盼望最丰盛的年夜饭,我和弟妹心满意足地去外面放炮。

没有彩珠筒,没有花炮,只是一小盒擦炮而已。

但那微弱的火光以及清脆的砰砰声,流淌出的却是我们最开心的欢笑声。

这笑声好似附了磁铁,吸引了更多的孩子加入。

随着炮声越来越稠密,大人们也不约而同地走出了家门,好像事先约好了似的,各家各户的鞭炮在午夜零时这一刻同时点燃。

噼噼啪啪的声音响彻天空,如同一锅爆炒的豆子,你追我赶,此起彼落,好不热闹。

在一片热烈的火焰中,在笑声划破的夜空中,一个红红的年跳跃着来到了人们面前……

鞭炮,对联,福字,窗花,以及由它们鲜红的色彩托出的一个个年,给我的童年、少年以及青年都留下了太深太浓的记忆。

随着时光的飞逝、岁月的变迁,父亲的对联、灯笼以及母亲做的新衣服,早已成为梦中的奢望。

但是,那美好的景致,那红红的年味,却温暖了我一年又一年。

时至今日,我依然保持着过年的习俗。

每到大年三十,吃过早饭,我都如双亲在世时一样,恭恭敬敬地将手写的散发着墨香的红春联贴在自家的大门上,福字、窗花也一样不少,然后穿上红色的毛衣或外套。

当春节联欢晚会的主持人大声喊出“五、四、三、二、一”新年钟声的倒计时时,我便冲出门外,将2000响一挂的大地红鞭炮点燃,让那噼噼啪啪的响声,让那红红的火光,点燃一份年的心情,点燃无数个温暖的回望……

来 源丨粮油市场报

总值班丨刘新寰 统筹丨刘超 编辑丨从申

最纯真的阅读:「副刊·美文」红红的年,文学网提供情感文章、渣男语录、精美诗歌段落、读后感分享、励志美文、搞笑文章、名言名句、成语组词造句等精品内容。